中国“阿尔茨海默症”预防和干预手段滞后 盘点各国经验

  • 时间:
  • 浏览:18

  央广网北京9月2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9月21日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症日”。有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痴呆病患者人数已经达到4680万人,其中50%—75%为“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平均每3秒新增1人,预计到2050年将达1.31亿人。

  中国:患者增速最快 医学预防和干预落后

  中国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每年新增30万,总人数接近800万,居世界第一,同时也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但是,相比之下,对老年性痴呆症医学干预则相对滞后。

  目前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数接近800万,近一半病例被误认为是自然老化现象,轻度患者当中就诊率仅仅14%左右。安徽铜陵市第三人民医院老年科主任李庆方说,阿尔茨海默病又叫老年性痴呆,具有极强的隐蔽性,“早期开始有点轻度痴呆的时候,不容易被发现,随着病情发展,症状会逐渐加重。”

  患病后,疾病严重影响患者的劳动能力和生活质量,老年痴呆的死亡率排在成人疾病的第四位,花费排所有疾病花费第三位。南京中大医院神经内科谢春明博士介绍,通常疾病症状分三类,俗称症状“ABC”,“A是日常功能。比如患者忽视个人卫生,不洗澡,理财、购物等不能顺利完成;B是精神行为。患者容易出现焦虑、攻击性、易怒等情绪的改变,发生不当行为,比如不分场合大声说话,更有患者出现精神错乱,包括幻觉、妄想。C是认知方面。容易忘事,经常找不到钥匙、钱包。”

  虽然目前阿尔茨海默病还不能治愈,但是通过合理治疗可以缓解症状、减慢疾病发展速度。不少患者都是出现了早期症状以后才去医院治疗,此时萎缩的脑组织已经难以逆转,因此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已经尝试将诊断窗口前移,在患者出现轻微症状时,采取精准诊断。而对于已经患上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需要家属和社会的共同关爱。多地的早期干预试点从社区开始破题。

  国外在“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检出、中期治疗以及后期护理上,又有哪些做法或经验?

  日本:早诊断早治疗 公益团体唤起社会关注

  据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针对“阿尔茨海默症”,日本医疗届坚持早诊断、早治疗的原则,出现早期征兆后,医生会给病人做CT、核磁共振、脑积液检查,及时介入药物延缓病情的发展;此外,音乐疗法、绘画疗法、回忆疗法以及每天的康复训练的效果也一直被研究和验证。甚至有公益团体为患者提供工作的机会,以唤起社会对这一群体的关注。

  黄学清表示:“在早期诊断方面,日本进行大量研究实验。最近京都府立医科大学刚刚发表了从手腕上采集血液就可以诊断是否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方法,比针刺背部从脑脊髓液中检测的方法要简洁和快速,而且对身体的负担小。另外,为了让社会更加宽容和理解患者,公益团体做出了多方面的努力,比如今年6月在东京一家短期的特殊餐厅开张了,店名叫做上错菜料理店,店里的主要员工都是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他们不仅服务慢,而且可能会忘记客人点菜的内容,甚至上错菜,但是客人们没有人抱怨,没有人生气,因为客人在用餐以后说,通过这次用餐体验,他感受到了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也可以为社会服务,社会应该对他们更加包容和理解。”

  俄罗斯:隐瞒病症护理不足 药物研究最终失败

  全球华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说,俄罗斯目前大约有180万该疾病患者,但只有十分之一的病人及时确诊并进行了治疗。很多人由于病发初期对“痴呆”症状羞于启齿,贻误了治疗时机,“大多数俄罗斯人,甚至包括专家,只是简单地认为该疾病的症状是年龄增长的结果。很多俄罗斯老人偏执地认为该疾病就等同于智障,完全是人生耻辱点,所以故意隐瞒自己的症状。只有当疾病严重到无可挽回的境地才会求助医生。俄罗斯医疗体系对于老年痴呆症病人的护理实在是乏善可陈,本该是护士的工作基本全靠家人亲属完成。”

  张舜衡透露,“众所周知,目前阿尔茨海默症是无法治愈的,但全球医学界却一直流传着一个俄罗斯神奇药物的悖论。2008年,美国辉瑞公司启动了一个潜在投资超过7.25亿美元的大项目,以期将一种有25年历史的俄罗斯感冒药变成有效的老年痴呆症治疗药。该俄罗斯感冒药含有一种叫做迪马班的成分。90年代,俄罗斯生理活性化合物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谢尔盖发现了该药物可用于治疗老年痴呆症,小规模的临床试验后大获成功。可是当第三期实验移植到美国后,却以失败而告终。科学家们也提出几项理论来解释俄罗斯和美国两个实验室的不同结果,但真实原因至今还是一个谜团。”

  澳大利亚:早期预防结合社会帮助 疫苗研究取得突破

  根据澳大利亚科学家预计,在人口数量并不多的澳大利亚,“阿尔茨海默症”患者高达三十万人,而到本世纪中期,该症患者可能会多达一百万人。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目前,澳大利亚针对这种最常见的认知障碍症,正在实施的是“认知障碍症行动框架2015到2019”,而成立于1989年的澳大利亚阿尔兹海默协会,则是主持各种国家级行动的主要机构,并且同时开设热线,设立交流平台,举办活动来帮助病患以及病患的家属。

  胡方谈到:“澳大利亚在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预防以及社会帮助方面做的相对出色。比如在悉尼有一年一度的为记忆步行和慢跑活动,向民众宣传行走对身体健康,特别是对防治阿尔茨海默症的帮助。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对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照顾也相对出色。政府会对一些需要帮助的病患提供社工甚至是免费的社工。由于澳大利亚是多民族移民国家,在选择护工照顾的环节,社会福利机构会尽可能的安排和患者使用同一种母语的人来照顾。澳大利亚的医学研究走在世界前列,墨尔本大学的医疗团队目前正在通过检测人脑中铁的含量来判断病人病的情况,希望通过清除大脑中过多的铁来减缓这种病的发病速度。澳大利亚南澳的弗林德斯大学的团队,则在该症疫苗领域取得突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阿尔茨海默症能够用疫苗真正的被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