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未爆发,也未沉寂:EOS仍在稳步前行当中

  • 时间:
  • 浏览:119

  但随着整个行业在过去几年中的持续发展,成熟项目与非成熟项目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加明显。具体来讲,资金更充足或者开发专家团队更强大的项目,往往能够避免一系列可能影响项目命运的问题。最新的例子就体现在EOS身上——作为号称将与以太坊对抗的竞争者,有用户想出一种方法,能够在该网络之上广播一起涉及1万亿EOS币的虚假交易(单笔转账额达3.6万亿美元)。

  虽然并没有付诸实施,但这次事件的发生却让人们对该平台的可靠性产生了怀疑。EOS平台一直主张应该将以太坊的强大设计同大量去中心化计算机体系中脱离出来。而在上述方法中,利用EOS设计中的所谓“延期交易”漏洞,用户能够通过设置实现付款结算延期,并将结果发布到网络之上——即使相关金额达到EOS总体市值的1000倍之多。

  EOS区块贡献方EOS纽约指出,这种延期交易只能用于确定请求是否已经提交或者是否提交失败,因此实际危害并没有传得那么玄乎。一旦真的发生这种情况,“交易将受到正常的有效性检查”。虽然这类事件会对这位新兴的“以太坊杀手”产生一些不利影响,但也让我们有机会从新的角度更深入地审视这套大有希望的平台。

  EOS项目演变时间表

  EOS可以算是个相当幸运的区块链项目,其不仅一直是目前市场上前景最光明的后起之秀,而且始终在市值排行榜中稳占第五名。建立于2017年的EOS项目从起步阶段就将以太坊视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并强调称以太坊在业务规模扩大之后面临着一系列交易速度与规模扩展局限。在设计层面,EOS也遵循一些类似的思路,包括去中心化存储、带宽与激励等。但不同之处在于,EOS打算采用有别于以太坊的共识、采矿与其它基础概念,旨在解决以太坊遭遇的交易性能瓶颈。

  凭借着雄心勃勃的发展时间表、前景与环境性趋势,EOS的首轮代币销售(简称ICO)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其获得了超过40亿美元的以太币——这一方面创下了ICO纪录,但在另一方面也证明大多数加密货币存在严重的通货膨胀,而且人们普遍认为这一行业恐怕难以长久持续。

  通过发币,EOS的创始团队Block.one掌握了最为庞大的一份以太币储备。他们利用这笔资产推动EOS项目的后续发布与升级,资助国际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建立bug赏金计划,并打造出一套能够实际运作的主网。EOS的最新1.6版本于2019年1月发布,其中的升级包括提供用于智能合约开发的增强工具,以及更快的远程数据处理速度。

  EOS拥有着大量DApp,而且目前大家最常用的多数DApp也确实来自EOS,而非Tron以及以太坊这类竞争对手。虽然BetHash与PokerEOS等项目也拥有自己的支持者,但LiquidApps等区块链开发企业还是愿意选择EOS作为自己的永久业务平台——EOS不仅拥有更出色的业务对接效率,同时也发布了vRAM等一大批新型平台。以vRAM为例,这套去中心化视频内存存储解决方案拥有着无可匹敌的性能表现。

  然而,EOS平台的各种成功并不足以掩盖其缺陷。LiquidApp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 Beni Hakak指出,EOS“目前的区块链体系尚未得到有效扩展。EOS虽然在交易速度方面解决了很多问题,但仍存在着资源限制。这个问题受到DApp开发人员的高度重视,也将直接影响到用户的实际采用率。”

  虽然已经部署有多款DApp,但2019年该平台在多个方面表现出资金匮乏的迹象,这种情况不禁让人对区块链融资模式以及相关企业在创新能力方面的可靠性产生了严重质疑。

  曾经对EOS表达过唱衰观点的Petr Todd指出,该平台的问题绝不是bug,而应该算是缺陷。在谈到EOS的可扩展性时,Todd表示“其有可能是故意采用了这种糟糕的设计”,旨在提高验证器集的访问难度。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竞争力降低,且可扩展性受到严重制约。

  EOS安全问题显示出区块链的不稳定性

  EOS建立的bug赏金计划在今年派上了用场,但这同时也证明区块链平台本身仍然不够稳定。一家来自中国的网络安全公司发现了其中一项虚假充值漏洞,黑客可以将EOS代币存入某些交易所及钱包,而非实际进行转账。此外,EOS库中也曝出多项缓冲区溢出漏洞。该公司在2019年的前三个月中已经向白帽黑客支付超过5万美元赏金。

  此外,EOS也是区块链融资领域当中最主要的反生产力与矛盾思想结合体之一。2017年年中牛市期间,其掌握的以太币总值超过40亿美元。事实上,当时不少小型区块链项目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众多跨国企业,而讽刺的是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实际产品。

  此外,那些通过加密货币为自身提供资金的公司也因ICO的天然性质而陷入资产负债表不稳定的陷阱。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出售代币以获取更多可随时兑换且可预测性更强的运营资金。这导致人们对于区块链项目资金对其区块链基础货币价值的支持能力产生了质疑。而随着一年之后整体市场的迅速萧条,EOS也迫于压力成为最大的以太币出售方之一。

  虽然根据以太坊区块链支持者们的说法,EOS方面抢在2018年6月之前卖出了250万以太币,但目前其估值仍然不算高,也不能说它就比以太坊更为成功。实际上,以太坊的志愿者开发社区表现更好,其提供更可靠的用户体验,且不存在任何集权机制。相反,EOS则由于集权思路而受到批评。不过该项目的部分倡导者认为实际问题与人们的理解并不一致。根据Galaxy Digital公司CEO、著名投资人Mike Novogratz的说法,“EOS批评者们认为这个项目去中心化程度不足,这样的结论还算公正。”不过在他看来,“未来市场上应该出现多种不同的区块链方案。”

  总结一下,EOS项目的优势在于拥有较为充足的资金储备,而且能够通过集权制度快速制定决策——而不必等待对等参与者们慢慢达成共识。但问题在于,该项目当中随时可能曝出惊天大缺陷。

  EOS的经历代表着后起之秀可能遇到的种种障碍

  在其短暂的生命周期当中,EOS已经成为中心化ICO融资陷阱的典型实例。其中的最大问题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如今开始对EOS这样的项目做出更严格的定义,并将其ICO活动视为证券发行。根据其集权特征,EOS与其它类似平台不仅必须应对常规合规性监管提出的可追溯要求,同时还必须解决运营资本价值波动这个难题。在另一方面,不存在正式资金筹集行为的以太坊等完全去中心化项目则不会遇到这些障碍,因为其发展不受加密货币价格的影响,也不在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的监管分类之内。

  可以看到,去中心化思路的最大收益并不在于其能够筹集到的资金问题,也不在于其做出的承诺,而是它激发人们参与的能力。人们之所以愿意支持区块链项目,是因为认定这代表着一种新的范式性基础。而一旦这种热情的根基受到动摇,那么热情本身也势必有所减弱。对于那些摒弃董事会制度而决定让投资者与开发者平起平坐的项目,即使发生故障,这也只是一个有待解决的社区问题——而非不公正性问题。相反,如果项目选择建立中心权威角色,并由志愿者性质的开发人员负责修复bug,那么社区本身则将长期处于双方的对抗与制衡当中。再加上ICO利益的分配难题,EOS项目直到今天显然还在消化自己种下的苦果。